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从《向师祖献上小咸鱼》《黑莲花攻略手册》《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我成了反派的挂件》一路过来,我不出意外地关注到了病娇这一类人群。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图片来源于百度指数,侵删

一、病娇文的男主角色分析

病娇,起源于日本的汉语意译词(ヤンデレ,Yandere),意译词就是汉化程度较高的外来词。

目前的ACG作品中,“病娇”可以理解为以病理性娇羞为主要特征的人格障碍,在过分强烈的欲望驱使下,表现偏离正常社会规范的行为,并有行动前的紧张感和行动后的轻松感,行为目的是仅在于获得自我心理满足。

*ACG即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Games(游戏)三者首字母缩写总称。

1、先天性病娇

先天性病娇与家族遗传关系密切,精神障碍一般具有遗传性,不同的精神障碍,其遗传倾向和概率也会有所差异。

如《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男主角路之遥的人物设定,早在童年时期就表现出品行障碍(故意伤害他人)和情绪障碍(过度或缺乏情感反应),从路之遥的直系的亲属三代的精神状态表现就可以推测该角色精神障碍的成因。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小说截图

路之遥母亲白轻轻因情感的异常偏离(爱人抛弃),给亲属在社会适应不良方面带来痛苦的行为表现(对他人进行躯体虐待);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小说截图

路之遥父亲楚宣因其他或待分类的非成瘾物质(中蛊)所致的精神障碍(癔症)和行为障碍(面瘫)。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小说截图

2、后天性病娇

后天性病娇体现在应激相关障碍里面,如《黑莲花攻略手册》男主角慕子期的人物设定,因长期处在应激源或困难处境(压抑成长),在童年时期就出现抑郁、焦虑、害怕等情感症状。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黑莲花攻略手册》小说截图

随着事过境迁,慕子期青春期出现自我身份识别和过去记忆丧失的解离、转换症状(黑化),在明显的生活事件诱因下(女主角消失)引发癔症性多重人格综合征。

二、男主病娇文的大众心理

男主病娇文的男主角们虽然同属于病娇这个大类,但是他们病娇方向有所不同。

按照攻击对象分类:

《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男主角路之遥选择受害目标不确定(无差别攻击),而《我成了反派的挂件》男主角殷雪灼有明确受害目标(人界)。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我成了反派的挂件》小说截图

按照犯罪状态分类:

《黑莲花攻略手册》男主角慕子期犯罪心理状态以报复为主导,求得心理补偿而合理化行为的辩解(杀水妖是为了保护师姐),是累犯犯罪心理阶段;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男主角卫檀生犯罪心理状态平和稳定,性格内向无同情心(为逃走杀掉一心向善的匪徒),是惯犯犯罪心理阶段。

尽管男主病娇文中各美其美,但都是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男主病娇文这一类作品在男主角的人物塑造上,对形相着墨大多数超于普通人之上,无形之间拉开审美者大众和审美对象男主角之间的心理距离。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黑莲花攻略手册》小说截图

大众对角色美感的追求是无意识状态,创作者除了在外形条件激发大众对角色的生理感觉,还借由神话原型和意象去调动大众的联想感,从而进一步增强角色的美感和美学效果。

因此大众要想缩短和消除同审美对象的心理距离,就要不断地将自己的主观情感转移到审美对象身上,以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从病态的人类情感中寻找创作灵感的作品,有着颓废主义下对唯美主义追求的意味,认为“ 艺术除了表现它自身之外,不表现任何别的东西”,反对艺术里赞扬正义的功利性和说教,宣扬悲观和颓废,欢迎读者从丑与恶中发现美。

主人公那种始终向上的坚强斗志与不懈努力,其实是在不断向下的堕落中完成的”,读者随着情节的推入,可以了解到病娇文男主角的存在解释了虚拟世界内在逻辑的因果关系。

三、男主病娇文的女性心理

男主病娇文具有一定的女性意识,女性视角下的男性角色成为被观察对象,与其说是男主角感知爱的成长变化,不如说是位于女主角第一视角的“我”描述,带领读者有意识地探索到社会对人物的束缚和不公,从而完成女性觉醒的自我成长。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以《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男主角路之遥为例,用心理动力论来解释,路之遥作为欲望“本我”嗜血好斗的天性一开始就存在,而女主角的出现让男主角分化了“自我”,“自我”学会负责和处理现实的事情,比如在吃喝拉撒和人情世故方面表现出愿意了解的好奇和兴趣。

按道理来说,正常人格成长应该是自我觉醒,从“本我”到“自我”是不需要女主角作为诱因来激发实现的,这一点也显现出单一性别意识文学作品的局限性。

“当对方不像人的时候,自己才像人。”

无论女性文学还是男性文学,古今中外关于被观察的对象都有显得“不像人”的角色设定。

斯蒂芬·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一个少女用一生的痴情追随着自己一见钟情的邻居男作家,除去探讨爱情里最纯粹地奉献和包容外,我们很难从现实中找到这个“陌生女人”,好像她的学业、父母、朋友、工作全部被她抛之脑后,一生围绕着多情浪漫的男作家,甘愿当他的情妇,怀孕后又默默无闻抚养孩子长大,最终以孩子夭亡的悲剧落幕。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电影截图

1、崇拜认同感

当男主病娇被赋予超于常人的价值时,比如神和魔两个极端的未知领域,无论是出于畏惧还是向往,大多数人对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敬畏感,在大众的意识凝聚后物态化成一种文化图腾,不断使之精神贴近自己的理想化就是对人生最高追求。

如果自己投射到理想化身上而得到回应,也就是成为神和坠入魔的存在为自己着迷,无疑不是实现自己精神追求的形式之一。

挣脱自然选择对进化崇拜的束缚,还能让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得到和谐统一,这就是男主病娇文爽点所在。

2、自我存在感

男主病娇文的病娇属于非典型人格障碍,他们的偏执和猜疑围绕着指定对象开展,特别体现在自己伴侣方面有着病理性嫉妒。

病理性嫉妒放大了爱情的排他性,在某些病娇文中为了体现亲密关系中的唯一性而选择牺牲双方中一方的成长,比起让世人对忠犬八公这样令人歌颂的执着,更多时候难逃于人性的自私,比如将草原的狼崽剪甲磨牙拴在自己脚边一样独行专断。

如何证明爱情?病娇文用亲密关系的忠贞证明爱情,用永不背叛的伴侣证明自己的价值,自我存在感依附在别人对自己的情感进步

病娇文的逻辑自洽如同《罗生门》审判案,每个证人都有一段自圆其说的证词让世人信服自己存在的正义,正义不是真理,不要轻易丢掉合理的怀疑。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美与共天下大同

《罗生门》电影截图

END

病娇的执着一定是致命的吗?

不一定,病娇作为一种人格障碍也分轻度、中度和重度的程度划分

病娇大多文学作品中为了得到更广泛的受众而有意隐藏病娇的危险性,凸显它的病理性娇羞特征,塑造病娇恋人对感情忠贞不二的假象。

人们喜欢病娇,喜欢的是病娇属性中对美好感情义无反顾的真诚,但是人们在表达喜欢的时候很谨慎,就好像表达喜欢就像在爱情里最先示弱的那个,于是大家给这份赤裸裸的爱穿上了衣服,打扮得让自己显得有点不好接近。

今天的文章就分享到这里,如果你也网赚副业项目感兴趣,可以添加 维信:beng6655  备注:副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632353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oxue2.com/10556.html